网络笑话(转载)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6日
       症壮当你发现你有以下的状况时, 这表示你已在WWW混太久了。--当有人问你邮局在那里, 你会说....到http://邮局.万寿路.北京./去看看。--当你老婆跟你说:喂!我们的女儿为何老是穿同一件脏衣服!你说....你大概忘了把cache清掉了吧。--当你在山谷边倾斜的道路上开车, 发现再往前走就必死无疑时....你还满头大汗的找着’back’倒退键。--当你在阅读报张杂志, 每次看到有画底线的标题时....你有一股想去按下它的冲动。--当好友来你家看看你的宠物时, 你却说....它们已有自己的HomePage了, 你可以去看看--当你在海边欣赏着壮观的夕阳美景时, 你却尝试在天空中寻找....其中一朵云彩上是否使用了“Netscape加强语法“。--当你迟迟才收到你订阅的杂志时, 你会说....该死的出版社, 使用了太多的“内含图型“(inlineimage)了。--当你要别人相信你时, 你会习惯的说....“开括号EM关括号“我是认真的!“开括号斜线EM关括号“--当你再打电话给不在家的朋友而他又不在时, 你抱怨着说....真是的!错误404又找不到...。编辑部的故事编辑一日收到一电子邮件, 打开之后却发现是一对乱码, 于是他尽其所能用遍各种中文平台软件去读这个邮件, 仍然无济于事, 诧异之际, 忽然意识到有可能对方在用UNIX上的电子邮件发送中文时忘记了将其编码(ENCODE), 于是便热情洋溢的给对方回了一个电子邮件以说明个中缘由。
       谁知, 第二天编辑又收到同一个发信人的更长但仍是一堆乱码的邮件, 只好耐着性子, 更详细地将原因、方法和步骤回复给对方,

如此五次三番, 正当编辑无可奈何又厌倦之际, 一天来了个电话, 问他:“你发来的E-mail怎么都是乱码啊?”孤岛奇遇他是一个工程师, 第一次乘船来加勒比海度假。他尽情享受着这美丽的风景, 但一场飓风扫碎了这一切, 他乘的船很快就沉到海里去了。苏醒以后, 他发现自己孤零零地躺在一个小岛的沙滩上, 岛上满目凄凉, 环视四周, 只有几棵橡胶树和可可树。虽然内心感到非常绝望和孤独, 但他还是决定活下去。他以橡胶和可可汁为生, 并每天都向海上眺望, 期望有一艘救命船出现。四个月后的一天, 当他正躺在草丛中, 捋着胡子向海上张望的时候, 一个移动的物体闯入了他眼角的余光中。这是真的吗?是一艘船吗?他心中自问。不!是一叶从岛的一角划来的小船, 上面还有一个女子, 高高的个子、黝黑的皮肤和金黄色的头发, 象仙女一样飘然而致。她也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 并高声叫着。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 试探着问道:“你......你从哪里来的?怎么来的?”“我从那边划到这里来的。我乘的大船在这附近沉没了。”她说。“不可思议。”他说, “我不知道除了我以外还有人活着, 还有别的人吗?你怎么弄到这艘小船的?你真幸运, 能从大船上搞到这艘小船。”“只有我一个。”她说, “这艘小船不是那艘大船上的, 是我自己造的, 船桨是橡树造的, 船的底部是用一棵大棕榈树干挖空而成的, 四周是用桉树做的。”“可......可是, ”他回答, “工具和铁钉之类的东西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”“喔,

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。岛的南边有一个裸露的冲积岩层, 我发现只要把它们放进炉子里, 加热到一定温度,

就会被融化为可锻造的铁, 我用这些铁先做工具, 再用工具制造铁钉之类的东西, 就是这些。”她紧接着问道:“你住在哪?”他不好意思, 但又不得不告诉他她一直睡在海滩上。“那么, 去我那边吧。”他俩上了船。她不费什么力气就划到了目的地, 用一根精致的麻绳把船系在岸边的一棵树干上。然后他俩一起爬上一块大石头, 绕过一片棕榈树林, 就来到了一间外表用蓝白色装饰的房子里。“虽然简陋, 但我还是把他称作我的家。”她说, “请坐吧, 喝点什么?”“不。”他立即说, “我可不想再喝可可汁, 再喝一点我都要吐了。
       ”“不是可可汁, 我自己做了一个蒸馏器, 来杯我自制的饮料吧?”他心里暗自赞叹她真能干, 什么都能自己做。他俩喝着饮料, 坐在沙发上聊天。讲完各自的经历后, 她问道:“告诉我, 你以前是否总蓄着胡子?”“不, ”他回答。“以前我根本就不蓄胡子, 即使在船上我每天都剃。”“那么, 如果你想剃的话, 浴室里有一把剃刀。”他不再怀疑什么, 径直走到浴室里。在梳妆台上发现一个由骨头做的精致剃须刀。他剃了须, 冲了个澡, 走了出来。“你看上去真棒。”她赞叹道, “我也进去打扮打扮自己。”过了一会儿, 她又出现了, 头戴无花果叶, 身上散发着迷人的栀子香味。“告诉我, ”她低声耳语般地说, “我们都很长时间没有伙伴了......,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。
       既然已经独守了这么长时间, 你现在最想要的、那种立刻就可以得到的东西是什么?嗯?”“当然, ”他答到, 一边靠近她, 一边用一种极具吸引力的眼神看着她。“告诉我, 你这里是不是能接到Internet上?”